goliah

【NT】夜半无人(11.11贺文)

饭盆:

芒果聚聚迟到的森日礼物。

 

通篇废话的渣文,因为没主题所以标题都想不起来OTL

 

光棍节快乐(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Totti从睡梦中惊醒,看了一眼床头,凌晨4点13分。

 

他感到哪里不对劲。

 

腰间多了一只手,不是自己的。

 

此刻他大脑的大部分思绪尚未随着意识苏醒,仿佛失去了记忆,退回到婴儿时期。

简直是连自己名字都想不起来的阶段。

因为职业因素,他很少依仗自己的大脑,大多是直觉或下意识。

全世界只剩这张床,和床上意外多出来的人。

窗外大雨磅礴。

 

他安静地伏在枕头上,思考这只手的主人是谁。

本能令他没有过分惊慌紧张,哪怕身后多了一个人。可见这个人不会给他危机感,大概是老相识。

雨水淅淅沥沥,伴随着遥远的雷声。

偶尔路过一瞬的闪电,透过窗帘窥视他的房间。

他意识飘远。

回过神来的时候,察觉到自己发了很久呆。手已经下意识地按住腰间的那只。

这只手的手指很长,他摸索着那个人的骨节,这个人的手,至少比自己的长一截。

他很羡慕。这样的手打篮球也可以了吧。

顺着手指摸上去,是骨节突出的手腕,然后是小臂。

这个人小臂很结实,骨架比自己的细一些,上面还有长长的体毛。

莫非这个人真的是打篮球的?

他的动作引发身后人的不满,长长的手臂收紧了,自己的腰被箍得更牢。

耳边传来低低的一声“Fran……”

尾音拖曳着睡意。

对了,这个人,是他从小的旧相识,他曾经的对手与队友。

Alessandro Nesta。

这家伙不是打篮球的,和自己一样,是一名足球运动员。但位置和自己截然不同。

意识恢复了一部分。

他漫不经心拨弄着对方小臂上的体毛。

自己怎么会和这个家伙睡在一起了?

在这个大雨瓢泼的午夜,意识不清的Totti运转着大脑,开始思考人生了。

什么时候开始,和他有了这样的关系?

窗帘上的树影摇摆着身姿,风雨飘摇。窗户漏了一点缝,窗帘也摇摆起来,渐渐有雨点沁在窗帘上。

秋天快要过去了,外面非常寒冷的时候,屋里就会显得格外温暖。

他不自觉往被窝里缩了缩。

背部贴上对方的胸膛,很暖和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体毛旺盛,这家伙体温一直比自己高,冬天也没有那么畏寒。而自己则不得不在不出场的时候,戴上厚厚的帽子和围脖。而他则风轻云淡地走在寒风里,带着装逼的微笑。

关于这点,Totti着实羡慕他。

他艰难地在对方的桎梏中,翻了个身,和这个人面对面,被窝漏了个大缝,瞬间暖气溢出,寒气侵入,他将微凉的手贴在对方的大臂上取暖。

这个人大臂与小臂都不算粗壮,二头肌也不见得多么傲人,力气却奇大无比,可以一只手把自己提起来,这一直令Totti很不解。也很羡慕。

关于这个人,他的确有许多难以启齿的羡慕。

比如他的体毛。

他将手移到对方胸膛,Nesta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白背心,卷曲的胸毛隔着布料清晰地感受到。

他自己身上毛发很少,不要说胸口,腋下的毛都很稀疏。每次拍半裸照,他都为这件事感到尴尬。

对于一个踢球的男人来说,这着实算不上好消息。

而这个家伙毛发旺盛到不得不定期处理。按他的生长速度,如果一个月不修剪,也许会变成一团黑色的毛球吧。

想到这儿Totti不禁笑起来。

他的手滑下去,贴在对方肚子上,将手背翻过去取暖。

肚子很平坦,很硬,随着呼吸起伏显露肌肉的痕迹。他的腹肌痕迹不如自己明显,属于不那么容易锻炼出肌肉线条的身材。当然,这家伙也很少露出自己脖子以下的部分,无论是场内还是场外。

但如果让自己选,他还是宁愿选择Nesta这样的身材。

不为什么,只因为7厘米的身高差。

这家伙好像从小就比自己高一点,他曾发誓要长到1米9,昂着头俯视对方,但最终结果差强人意。

无论在生活中还是球场上,7厘米都是很大的差距。他从不怀疑自己的强壮,180的身高在球场上也算不上矮,但一站在这家伙面前,却总能感受到更大的压迫感。

有时候他奋力带球跑了半天,仍会被这个人长腿一扫,把球断下。对方长长的手脚,在防守自己时像一堵墙一样耸立着,任凭他灵活地左右拨弄球,可以骗过无数后卫的技法,到他这里似乎也毫无作用,他必须绞尽脑汁想出更妙的招,才能突破对方。

他回忆着自己和对方一起奔驰在球场上的场景,虽然不是直接对位,正面迎上的机会却是不少。自己的妙传常常能骗过他,他的滑铲也时常让苦心经营的进攻土崩瓦解。但是,一同在国家队踢球的时候,有他在后防线上,自己总安心不少。哪怕球被断了,也不会觉得要失球了。

反正,还有他在呢。

Totti沉浸在关于足球的回忆里。

曾经作为罗马德比队长的他们,开场前总是要争锋相对一番,哪怕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,连抱一抱也是不可以的。对方时常摆着一张便秘的臭脸。但米兰城德比的状况要好多了。

后来,这家伙转会了,德比似乎也失色不少。


回过神来时,他想起了当初的问题。

为什么会和这家伙有这样的关系?

似乎是自然而然就这样了。他从来不曾深究。

主动方不是自己,但对方做什么,似乎都带着不可抗拒的气魄,仿佛多问一句就会被他视为傻Ⅹ——也许早已被视作傻Ⅹ了。

所以他不解释,自己也不会多问。

最后他俩就这样躺在了一张床上。

此时一道闪电逼近,刺目的光线久久地停留在房里,他抬头看清对方的脸。

这张脸,嗯,虽然不如自己英武帅气,但总体来说是很难称之为丑的。

大概,大部分人眼里他是非常好看的。

可是Totti对着这张脸已经太久,久到几乎忘记对方是什么长相。

他睡着的时候,好像另一个人。没有平时那种以眼神鄙视人的嘲讽,也没有球场上争锋相对时的凌厉,更不是上床时那种带着侵略性的色气,安安静静地闭着眼睛,很无害也很无辜。给人一种温柔安静的错觉,甚至会以为他很好欺负。

事实上,谁敢惹他一下,绝对会被他愤怒的样子吓到说不出话,接着被那双拳头揍到爬不起来。

此时这个凶恶的家伙躺在他床上,毫无反抗力的样子。

Totti玩心大起,决定重新审视一下这家伙的脸。

他伸手捏了捏对方鼻子。嗯,鼻梁很高很挺,虽然不如自己的挺,但可以及格。

他在对方眉毛上划了两道。

 

眼睛,太凶了,如果温柔一点的话,应该很好看。在Totti的审美里,眼睛只要大,就可以算好看。

他又捏了捏他的脸,指尖触到了胡渣。

这家伙的胡子长得还真快啊。

Totti摸了摸自己的下巴,又伸手摩挲了一下他的胡渣。

他的下巴很尖翘,不如自己的刚毅。照理说,他这种长相,应该属于比较柔和,不如自己有男人味的。可是几乎没人这么对他俩评价过。

不,明明就应该是自己比较man。

Totti报复性地弹了弹对方宽阔的额头。

你个女人脸。

对方咕哝一声,伸手搂住他的肩,他更近地贴在对方身上。

熟悉的味道袭入鼻尖,是自己家那款沐浴乳。

平常用在自己身上没感觉,到他身上闻起来似乎也不错。

他把头搁在对方肩膀上,吸了两口气。

这个人的控制欲和占有欲总是那么强,时常令他喘不过气来;但是他知道,如果自己抛下他,他一定会发疯的。

这么骄傲的人发起疯来是很可怕的。他也不忍心让他发疯。

所以他承受那喋喋不休的唠叨的同时,同时还得不忍受对方莫名其妙的怒气。他想,自己这辈子除了对足球,就在这个人身上花了最多心思与脑细胞了。任何女人都没让他这么累过。

可惜,他这么辛苦这么努力,猜中过对方心思的几率也微乎其微。

他叹了口气,瞥见对方背上红红的印子。

大概……是刚才纠缠的时候自己留下的吧。

他有点不好意思,伸手轻触那两道已经干涸的血痕。指尖在他背上划动,摸到了另一边肩膀上的两排齿痕。

自己身上的痕迹应该更多吧。

他做爱的时候比打架还凶残,两人扭在一起,似乎要把对方撕裂一样。很多次他都觉得自己会在这种做爱中窒息而死,在床上他就像一个深潭,把自己拖进来,一点点沉溺下去。

这种窒息不止是感官上的,还有精神上的凌迟。

对方似乎总想听自己在床上说些好听的话。当然,他也说了不少了,在无意识的情况下。

但是这种无意识的好话,说再多又有什么用?为什么不在他清醒的时候问他?

大部分时间他都忘了自己说过什么,如果记得,他至少可以知道对方到底想从这里得到什么。

有时候他只是叫对方的名字就可以让他满足,有时候说再多求饶示弱的话也于事无补。

也许他应该把那些录下来,一句句对照研究,就可以让对方不要轻易发神经了。不过他肯定做不到,因为听不到3秒他就会羞愧而死的。

手顺着背脊滑下去,戳了戳对方的腰窝。

Nesta的背不如自己厚,腰身却粗上一圈。

他试过很多种把腰练粗的方法,腰围似乎也比年轻时长了,但仍然可以被他一手圈住,并说出一些让他不爽的评语。

Totti捏了一把对方的屁股。

没什么肉,和自己的完全不同。

总有一天我会干得你屁股开花。

Totti在心里发誓。

然后从你口里套出你到底在想什么。

 

Totti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,Nesta在自己身下无助地抽泣,自己问什么答什么,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。

“你在笑什么?”

非常清醒的声音。

幻想中柔弱抽泣的脸,转眼变成这张被吵醒后怒气横生的黑脸。

那双眼睛一睁开,就能给人无形的压迫。

“没……没什么,睡吧睡吧。”

他讪讪地笑笑。

“刚刚就一直在我身上摸来摸去的。”

Nesta攒住对方捣蛋的手,放回被窝里。

“想再做一次我也没意见。”

“我、我有意见。”

Totti小声抗议着。

但他知道对方不会继续了,因为他觉得他们两个刚才应该已经做到连库存都没有的地步了。

“你刚刚在想什么啊?”

在想怎么会和你搞在一起啊。

“没什么……”

他敷衍的态度惹得对方皱眉了。

“没想到你也有胡思乱想的时候。”

他以为对方会严刑逼供,没想到居然是愉悦的语气。

“你刚刚在想我吗?”

“不……不是啊。快睡吧。”

他知道自己脸红了。

Nesta很是得意地笑了起来,将被窝拉起来盖好,被窝下与他十指紧扣。

“快睡吧,别乱想了。”

语气居然有点纵容的意思。

Nesta抬起头,亲了亲他的额头和眼睛。

他闭上眼睛,感受着对方的呼吸慢慢平稳。

雷声减息。

偶尔有夜班车经过的引擎声,伴随着零碎的雨声。

最后还是没想明白怎么会和这家伙睡在一起了。

Totti意识也渐渐模糊起来。

但总归不是太坏的决定吧。

毕竟,自己离开这家伙的话,他一定会疯掉的。

他闭着眼睛凑上去,嘴唇在对方脸上逡巡了一阵,越过长着胡渣的下巴,终于找到那对被意大利女性称之为最性感的嘴唇。

他轻轻地吻了他。

而自己如果离了这家伙的话……

Totti想不出什么话来形容,也下意识地拒绝去想这件事。

毕竟这家伙已经在自己生活里呆了太久时间了,久到已经分不清彼此,久到他根本不会想为什么。

就像蔓藤和树一样,纠缠得太深,根都长在一起,根本没法连根拔去。

那就这样吧。

他安心放任自己进入梦乡。

只是如果真的把蔓藤连根除去,可能树也会立刻死去吧。

窗外,依然大雨磅礴。 


 

END

评论

热度(27)

  1. goliah饭盆 转载了此文字